咨讯息 · 2022年8月3日 0

一个星毛的网络相亲:曾初恋失利,病耻感荡漾6年坚忍回帖寻“天际”异性

假如不是罹患乙肝病毒,贾东应该过着另一种日常生活。

贾东的故事要从6天前讲起,因为罹患乙肝病毒,他的几段交往了3年的绯闻心灰意冷划上句点,自此在真爱面前元气大伤。日常生活中他积极上进,经营房产中介机构,聚润住房,对未来规划清晰,但每次交友,我就深感自恋,自认为没错咱。服务器

贾东说,往后几年,莫名其妙的病耻感把他拘禁在狭窄的世界里。在云南广元那个小村,他的日常生活平静而简单,外人没人知道他罹患乙肝病毒。服务器

他决定坚忍一场,把心中交加十多年不然说出来。那个秘密在心中深藏了这么十多年,压到我喘不过气来,已不知如何跟别人说起。

以及,32岁的他太想结婚了,想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真爱,两个温情的家,抚育属于自己的子女……

验出乙肝病毒绯闻无疾而终

迷惘6年后 坚忍回帖寻异性

▲贾东正式发布在苏州19楼的鸦儿已被过滤。

他又仔细翻阅了自己正式发布在其它高峰论坛的鸦儿,发现阅读寥寥无几,甚至没两条回帖。

其它高峰论坛的鸦儿保留了来自云南广元的呼救声……速进那个副标题,贾东说取那个副标题是想引起更多人注意,但也确实千言万语。服务器

云主机、VPS、NDS宝、游戏服务器上永恒云

在苏州19楼高峰论坛,回帖表达理解的,也有毫不留情的。贾东在很多评论下进行了回复,有些不好听不然没理会。

在这篇鸦儿中,贾东讲诉了自己6天前的几段情感。那时他在石油单位组织工作,跟一名牙医男友相识了3年。他俩情感很好,最大的问题是异地恋,于是他全心投入组织工作回了家乡。

但在一场气喘住院治疗时,男友看见诊断书上的硬皮病,他俩的绯闻一下子掀开了阴影。拉锯战几个月后,男友提出了离婚,诸多理由两条很明确:父母无法接受他罹患乙肝病毒……服务器

贾东就此留下沉重的心理负担,就像真爱中的两个反抗者,打了胜仗,自此元气大伤。往后6年,他再也没好好Arudy一场初恋,看见这些男孩子条件不错,我就深感自恋,自认为没错咱。

贾东还在鸦儿中介机构绍了自己的病情,4天前发病,此后长期吃药,定期检查,如今保养得当,身体状况良好,不影响日常生活和组织工作。但十多年过来,他一直不敢直面寻找另一半,不管平时日常生活中我多么努力,一谈到耍朋友那个问题,我总是下意识地逃避……服务器

我是多么渴望能在茫茫人海中遇见和我有相同境遇,能够理解甚至是欣赏我的这么一位,让我们一起相识,相知,相伴,给我两个当老公,当爸爸的机会。

▲贾东在网上正式发布的鸦儿。

贾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现实中很多人对乙肝病毒存在误解,对乙肝病毒病人保持距离。中国有数千万乙肝病毒患者,应该很多女孩也有着和他一样的处境和心事。他花了两天写下这篇1000多字的鸦儿,是希望通过网络寻找天际,找两个情况差不多的异性。服务器

平静日常生活里捂着秘密

交友10余次均止于初见

在云南广元老城区,贾东的房产中介机构店铺位于两个深巷里。店面简陋,没装修,甚至没招牌。但不大的店面里摆着很多花草,还有一根硕大的,未加工完成的根雕。服务器

▲贾东简陋的店铺,除了一台电脑,其它都是花草。

如同他内心中隐秘的角落,他喜欢这一份清净。开这家中介机构店,他没请人,两个人完成所有组织工作。有客户出售、出租房屋,他去看房、拍照,然后把信息正式发布在网上;另一端的客户需要买房、租房,他便带着客户看房,洽谈业务。

他看起来干净,清瘦,说话得体而坦诚。在云南广元老城区经营房产中介机构十多年,得益于老客户众多,在行业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,依然业务稳定。

他说本来可以在家里办公,但家里摆不下这些花草。因为跟父母住在一起,租一间门面也是为了辟出两个自己的空间。他自己也买了一套78平方米的房,环境很好,但出于节约和方便的考虑,目前用于出租。服务器

在贾东看来,假如不是6天前验出乙肝病毒,他应该过着另一种日常生活。跟大多数年轻人一样,喜欢跟朋友聚会、喝酒、玩游戏、熬夜看球,以及正常的初恋、结婚……

但现在,32岁的他提前过上了老年人的日常生活,吃清淡的食物,准时睡觉,养花种草。他也会定期去医院检查,每天吃药,坚持锻炼。他觉得自己保养得不错,精力充沛,没感觉身体不适,日常生活组织工作都很正常。服务器

但他身边的朋友还是越来越少,因为没办法再像往后那样与朋友随时邀约,也无法解释日常生活方式的突然改变。以前的朋友很诧异,他为什么年纪轻轻就喜欢这样的清闲。约朋友出去玩,大多数时候只是去打打乒乓球。

他没告诉别人自己罹患乙肝病毒。很长几段时间,他小心翼翼地掩藏自己的秘密,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,也害怕别人突然跟他保持距离。至今,身边除了父母,包括很亲近的亲戚也不知道他罹患乙肝病毒。服务器

往后几年,有亲戚邻里先后给他介绍了10多个对象,但每次均止于初次见面。像有另两个自己,突然站出来,不断打击我,摧毁我的意志。

贾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不敢跟对方继续相处下去,因为必然面临一道无法逾越的坎,告诉对方自己罹患乙肝病毒的事实。他已经预料到,只要一说,就会吓跑对方。他害怕出现那种情形,不如就此退却,以免彼此尴尬。

父母给他支过招,等相处几段时间,有了情感基础后再告诉对方实情,或许对方能够理解和包容。但贾东做不到,他觉得那是一种不道德的欺骗行为。他的心理已经很脆弱,他必须守住自己最后的体面和尊严。服务器

挥之不去的病耻感

曾害怕非议 不敢体检选择辞职

刚罹患乙肝病毒的时候,贾东心理压力很大,觉得日常生活和未来就此垮塌了。他担心病情变坏,很长时间不敢看见跟乙肝病毒有关的字眼。害怕去医院,害怕考虑未来……

有几段时间,他突然发现自己无法身处于人特别多的环境,会突然心慌得厉害,快要窒息。他只能迅速逃离现场,努力让自己平息下来。服务器

他后来意识到,要努力克服这种恐惧,应该去见更多的人,要积极主动地融入社会。但他却不敢把自己罹患乙肝病毒的事情告诉周围人,包括亲戚朋友,假如我说了,我可能会更加深感被孤立。

我国《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》(2019)指出:乙肝病毒传播途径主要有3种:血液,母婴,无保护性接触。在日常日常生活和组织工作中不会传播,如吃饭、握手、共用洗手间、一起组织工作等。

肝炎是一种多发的常见病,中国有几千万患者。朱鹏是广元市第一人民医院肝病消化科主治医师,专门诊疗肝炎患者,他说只要病人坚持吃药,体内病毒载量很低,也基本上不会有传染性。服务器

但他在组织工作中发现,大多数肝炎患者都有一定的病耻感。一方面肝炎是一种慢性病,难以根除,并存在发展为肝癌的风险,让患者有较大的心理负担。另一方面,社会对病人有误解,认为有传染风险,不能在一起日常生活,导致社会歧视。

在经营房产中介机构之前,2016年贾东曾在一家物流公司上过3个月班。公司要求体检,他迟迟不敢去。主管提醒了多次,他总是闪躲,问要查些什么,主管随口说要查查是否健康,有没传染病之类的。他一听,倍感不安。服务器

后来跟几个同事一起闲聊,又有人说起体检,说乙肝病毒太可怕了……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贾东突然觉得被当头棒喝。

据媒体报道,2003年,中国公民首次运用法律手段维护乙肝病毒患者的权益,中国乙肝病毒歧视第一案在安徽开审;2007年,《关于维护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者就业权利的意见》出台,要求不得强行将乙肝病毒病毒血清学指标作为体检标准;2008年,北京首例乙肝病毒歧视案劳动者胜诉……服务器

为进一步消除乙肝病毒歧视现象,2010年,国家卫生部、人力资源部和教育部联合正式发布通知,废止乙肝病毒歧视相关政策,禁止公司、学校在体检中进行乙肝病毒检测。

但社会认知依然对乙肝病毒存在偏见,乙肝病毒歧视并未消失。贾东没去做体检,更没向公司争取自己的权益,他选择了主动辞职,逃离别人的非议和误解。

公司主管很意外,觉得他很胜任这份组织工作,干嘛要辞职呢?贾东已经提前想好了理由,说家里帮忙找了一份待遇更好的组织工作。服务器

坚忍说出来

接受那个事实 坦然面对日常生活

两个月前,邻居阿姨给贾东介绍了两个女孩,是个医生,初见彼此都有好印象。贾东不想就此放弃,他决定坚忍一场——坦诚地告诉对方自己的秘密。

但后来,他从介绍人口中得知,女孩说自己没乙肝病毒抗体……

这是10多次交友里,贾东唯一一场坚忍的尝试,也证实了自己的判断。自己在身边确实找不到合适的女朋友,谁愿意找两个生病的人呢?

32岁是两个紧迫的年纪,他必须正视自己的处境。贾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特别想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真爱,两个温情的家,抚育孩子,对未来充满憧憬……他特别喜欢小孩,有时候走在街头,会看着别人的小孩出神。服务器

父母也催得急,隔三差五提醒他赶紧找女朋友。母亲说话直接,现在不找,过两年就更难找了,到了三十五六岁,你就是大叔了,没男孩子看得上你了。

那些给他介绍过对象的邻里、长辈总是摇头,看起来挺合适的,为什么就处不下去呢?他们最终认为,那个小伙子太挑了。

表面上看,贾东确实条件不错,长相清秀,做事踏实,父母都是企事业单位退休人员。只有贾东自己清楚,不是自己太挑,而是自己太自恋。

我们确实很着急,但也没办法,得靠他自己。贾东父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四处托人给贾东介绍男友,但贾东每次都不愿深入交往。父亲说贾东患病确实对处对象有影响,但首先他得自己克服心理上的障碍。服务器

在父亲眼中,贾东是两个懂事、孝顺的孩子,唯一让人操心的,就是处对象的问题。

两个月前,贾东终于鼓起勇气,在网上回帖,讲了自己身患乙肝病毒的事实,讲了自己的努力,讲了日常生活的无奈和内心的隐痛。在网上敲击下这些文字的时候,他内心带着一种悲怆和憋屈,在没退路的时候,他必须坚忍面对。服务器

贾东觉得,乙肝病毒带给他的心理打击,远比身体上的伤害要大。

他想通过网络寻找天际,找两个情况差不多的异性。他在网上查询到,中国有7000万乙肝病毒患者,他相信有很多女孩也遭受着跟他一样的困境,没对人说出来,别人也难以理解。

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,他不愿接受拍照,但他决定要用自己的真名——贾东。服务器他要用这种方式公开自己的秘密,那个秘密在心中深藏了这么十多年,压到我踹不过气来,已不知如何跟别人说起。

现在,他如释重负。不管未来怎样,他说必须坦然而真诚地去面对日常生活。

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摄影报道

永恒云出品